家教动态
提问:   提问时间:2011-05-21 23:34:20

我们的教育缺了什么


解答:   解答时间:2011-05-21 23:34:20 提问状态:已解决

 药家鑫车祸后对着受伤者连捅8刀,致使受伤者当场丧命;留日学生汪某因学费问题,竟然用刀刺向自己的亲生母亲,而且连捅9刀。这两起案件有几个相同之处:一是两人都是大学生,青春年少;二是两人都靠父母生活;三是两人的作案手段都极其残忍。这两起案件背后折射的问题也有共通之处,我们的教育看似完备,其实内中却仍有相当空白。究竟为什么会接连发生这样的悲剧?究竟是谁,让孩子们举起了那把锋利的刀?这些事件不是开始,但我们希望它们是结尾。

 

  主持人:记者杨秋雨

 

  嘉宾:

 

  刘复兴,教育学博士,北京师范大学教授

 

  鞠慧,作家,新作《丁香季》,关注青少年成长,透视中学教育问题

 

  高克芳,作家,长篇小说《七年之痒》等关注婚姻与感情,关注家庭伦理与社会稳定

 

  主持人:药家鑫、汪某他们或自卑或狂妄,但无一例外都是极端自私的。当父母支付不起他的学费或陌生人记下他的车牌时,他可以抽刀相向。他们任性而暴戾,对自己的双亲没有最起码的感恩,无法以平等、自然的姿态与人相处。有人认为,教育当中的一个重要而又比较缺失的话题,是应该对学生进行“底线教育”。底线是指人可能由于各种原因处于困境中,并作出多种选择,但无论怎样选择,都不能伤及无辜,都需要符合社会的基本道德规范。请谈谈您对“底线教育”的看法。

 

  刘复兴:这两个事件都是比较极端典型的例子。但从中可以看出我们今天的教育缺少了一些重要的东西。无论是教育者还是受教育者,都过于追求功利的目标,升学率、高考、就业……却忽略了教育对于人性、人格、德行、做人的原则,对人生的完善与升华等等目标,以至于青年学生在特定的情境中连做人的底线都守不住。青少年学生很多情况下价值观、道德观是模糊的、扭曲的。所以,底线教育、法制教育、挫折教育、生命教育等等都是必要的,强化德行、人格、心灵的教育,更好地实现教育的非功利目的,是我们今天教育必须要面对的一个重要问题。

 

  鞠慧:我们在对孩子的教育上,首先应该教会他们如何做人,然后才是做事。而现在,我们的学校、家长和老师,首先注重的是学习成绩的好坏,是分数的高低,这好像成为衡量一个学生好与坏的唯一的尺度。这样做的结果是,造成了某些学生只追求成绩,在做人上,连起码的是非观和责任感都没有。我们的学校,往往只重视了“教书”,而忽略了“育人”,没有很好地把这两者之间的关系摆正。而“育人”,则恰恰是我们最缺少和急需的。理论上讲,人性分为三个层面:兽性、人性和“神性”。许多人达不到“神性”这一境界,但起码你应该有人性,而不是兽性。药家鑫在撞了人后,想的不是如何尽快救治伤者,而是怕伤者记下他的车牌号;而汪某,面对生他养他的母亲,举起了手中的刀,理由竟然是母亲没有按时寄学费给他。如果一个人没有了底线,也就没有了人性,试想一个只剩下了兽性的人,他又有什么事做不出来呢?所以说,在目前情况下,对青少年进行“底线教育”是件非常必要也刻不容缓的事。

 

  主持人:一名优秀的学生是学校、家庭、社会共同孕育的金果子,每天和他接触的教师和家长,构成了教育“小环境”的主要因素。成功的教育更离不开父母,家长的每一种正确或错误的教育方式都会在孩子身上留下痕迹,所谓“种瓜得瓜,种豆得豆”。在您的观察或对孩子的教育中,您觉得现在的家庭教育存在什么问题?

 

  鞠慧:两个极端。一种家长是对孩子进行真正“家长式”的教育,让孩子必须绝对服从家长,以为孩子小,什么事都不懂。长期下去,或使孩子变得无主见,或因为对家长言行的不服而变得叛逆。另一种是对孩子无原则地纵容型的家长。他们一切以孩子为中心,造就出了一批自私、任性、凡事只想到自己,完全不考虑他人感受的“小皇帝”。这两种孩子面对突然的变故时,可能都会缺少准确的判断,甚至会失控,做出常人难以预料的事情来。另外一个较普遍的问题是,家长或因为工作忙或没有经验或缺少耐心等原因,与孩子的有效沟通比较少。对孩子的物质需求,多数家长都会尽量甚至超量满足,而对孩子精神的抚慰却远远不够。孩子的健康成长,不仅需要物质的支撑,更需要精神的喂养。

 

  高克芳:现在大多数家庭都是只有一个孩子,所以在孩子的教育中,难免会出现宠溺的行为,而宠溺,恰恰是孩子教育中的大忌,这会使孩子的心思无限膨胀,不能给自己合理地定位。这样的孩子长大以后,往往在遇到挫折时很难承受和承担。现在青少年的暴力事件和自残自杀事件越来越多,也是与这一社会现象分不开的。
主持人:不管是家庭教育还是学校教育,物质的给予不能取代心灵的呵护。家长在教育孩子时往往过多地强调成功,而忽略了应该教会孩子如何面对失败。孩子在激烈的社会竞争中,心里只有对手没有伙伴,只有赢的快乐没有输的心安,从而变得猜疑、浮躁、急功近利。您是如何看待成功的?您为孩子制定的成功标准是什么?

 

  鞠慧:成功的标准有好多种。英雄模范毕竟是少数,大多数人都是普通人,过着普通的生活。我个人以为,不论你处在何种位置,从事何种工作,只要在自己的岗位上尽心尽力,踏踏实实,努力做好你应该做的事,自己快乐,身边的人也快乐,和谐快乐地过好每一天就是成功。我希望我的孩子,具有健康、健全的人格;阳光、平和的心态;与周围人和谐相处;有一颗感恩的心;在每一个阶段,都能做好这一阶段的工作,并快乐着。

 

  刘复兴:要想成功,知行合一是关键。我国的教育中过去强调了“知”,忽略了“行”,在知行统一方面更是薄弱环节。学生记忆和背诵了大量的道德与理想的规范,在考试中可以考很高的分数,但是却不会处理生活和实践中的道德困境与问题。学校教育、家庭教育与社会教育不能联系与统一也是一个重要的原因。家庭教育与社会教育的不足,不能与学校教育相配合,也是造成青少年学生价值观模糊的重要原因。

 

  高克芳:每个人对成功的看法并非完全一致,但多数意见都集中在个人的名利、地位和金钱上。这个意义上的成功当然是好的,但是,这并不是衡量个人价值的最高标准,我觉得比成功更重要的是,一个人要拥有内心世界的充实和丰富,有自己的真性情和真兴趣,有支持自己生活的信仰和理念,以及有自己真正喜欢做的事。人只有有了这些东西,才能在任何情况下都会觉得踏实和充实。所以,我对孩子制定的成功标准并不是将来她能赚多少钱或者成为什么样的人,我只希望她能按照自己的意愿,将自己喜欢的事情做好,做得尽量完美,让自己满意,就足够了。

 

  主持人:还有一个细节也反映出我们教育设计的不足。网上视频显示,上海留学生刀捅母亲后,国人都在围观,仅有一名外国人上前救助。不能实施救助,也有其他方面的理由。新闻中有这样一句话:“不是不想帮忙,而是没有相关急救知识,怕帮倒忙,所以,自己只能选择围观,等待120救护车的到来。”对这一细节,您是如何理解的?

 

  高克芳:人总有可能会遇到一些突发状况,学习一些急救逃生等应急知识是很有必要的,学校里也应该多普及一些这样的课程,但是,就上海留学生刀捅母亲这一事件来说,所反映的还不全是应急知识缺乏的问题,更多的是人与人之间的信任问题。在经历了南京救人反被诬告的彭宇案以及钓鱼执法等事件以后,人与人之间的信任和中国千百年来流传下来的“助人为乐”等很多美德已经受到很大伤害,而这种信任和美德的重建,是需要社会进一步引导的。

 

  鞠慧:怕帮倒忙,这可能是一个原因,但并不是主要的原因。如果那个倒在血泊中的人是自己的至亲呢,你也会如此冷漠吗?关键的一个问题,是怕惹麻烦,怕承担责任。

心理健康
     
    友情链接